期货配资主账户俞敏洪:疫情是场压力测试,最关心的还是就业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期货线上配资-天津一德证券网上开户-敢牛吧-昌都炒股开户

(图片期货配资主账户来源:受访者供图

大牛时代网 记者 李晓丹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看到这条消息,俞敏洪马上给新东方的技术部门下达了一个指令:带宽扩容。当天,所有技术提供商被召集到一起,讨论如何给新东方的带宽和服务器做全线升级,以支撑新东方自有的直播系统,从只能容纳5到10万学生在线学期货配资主账户习到可以承纳100万学生,只用了四五天的时间。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的这个决定,让新东方硬生生地接住了百万学生在家上课的需求。

“技术负责人问我,扩容是一点一点扩还是一下子扩到位,我的死命令是能扩多大就扩多大。”俞敏洪说。

疫情是场压力测试,现期货配资主账户金流是一道考题。

“非典的时候我吃过亏,现金不够学员退学费,向朋友借钱才勉强维持新东方没有倒闭,所以后来在新东方有一个规定,账上的现金必须要满期货配资主账户足两个条件,第一如果全部学员突然退学费,钱是足够的;第二退完学费后,还得够给所有员工发工资。“俞敏洪说。

疫情也意外地给原本已经不断分化的在线教育行业一个难得的机会:濒临淘汰者得以喘息,技术以及平台公司更快地跑马圈地。对于这个机会,俞敏洪坚持认为在线教育的核心是提供高品质课程,未来线下机构会更多地选择OMO模式(Online-Merge-Offline),实现线上线下的无缝切换。

作为企业家,对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俞敏洪认为现在最需要关心的是就业和中国如何保持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位置。

非典之后,又一次考验

大牛时代网:疫情给新东方带来的最大考验是什么?

俞敏洪:最大的压力还是过年的时候,当时新东方要尽快完成两个大转换,第一个大转换是要把100多万学生从线下转到线上,这个过程不能停课,停课了一是孩子没地方去上课,另外是停课会引起退款。第二个大转换是,几万名线下培训老师从来没有使用过线上的工具授课,高考辅导班大年初一初二就开课了,老师的线上工具培训也是个急迫问题。

大牛时代网:新东方要把100万学生全部转移到线上,技术上怎么实现?

俞敏洪:2018年下半年新东方开始研发自己的直播系统“新东方云教室”,当时内部争议还很大,这次线下转线上就是转到自有直播系统里,这套直播系统救了新东方。武汉封城后,我就给新东方的技术部门下达了一个指令,马上给系统扩容。技术负责人问我,扩容是一点一点扩还是一下子扩到位,我的死命令是能扩多大就扩多大。从带宽、服务器、硬件设备全部都要升级,好在当时服务商都有库存。

这套系统在疫情发生前的承载能力是满足5万到10万名学员在线上课,四五天后就可以满足100万学生在线上课需求。新东方的线上课堂基本都是小班强互动,这对系统的要求是非常高的。目前,并发量可以到达三十万,也就是满足三十万学生同时在线上课。新东方的上百个技术人员从大年三十到现在,一天都没休息过。

大牛时代网:这次技术升级改造,投入也很大吧?

俞敏洪:包括运营费、带宽费、机器设备、人员,投入很大。但是必须投,即使没有这场疫情,未来也要循序渐进地投入,但是慢慢投的效率还不如这一次集中性投入更好。

大牛时代网:现在所有的线下课程都转移到线上了,有没有退课的情况?

俞敏洪:退课的情况是有的,比如有的家长不愿意孩子在线长时间盯着屏幕而在开课前直接选择退课。但真正试听了两节课之后,退课的家长是极少的,也就是说家长发现,这次新东方的在线课堂其实不比地面课堂差到哪里去,甚至在有些方面还要更好,比如有的家长和学生就反馈,上课期间和老师互动感觉会更加轻松。

大牛时代网:疫情对企业现金流的影响是最直接的,目前新东方的现金流情况怎么样?

俞敏洪:目前现金流还是比较充足的。我在非典时吃过一次亏,当时学生全部退课,钱不够用,向朋友借钱才勉强维持住了新东方没有倒闭。从那之后我就意识到,做教育培训机构现金流太重要了,如果预收款花了又突然出现特殊情况不得不退款,就会遭到“挤兑”,最后只能破产倒闭。最近几年很多教育培训机构跑路,就是通过广告吸引学员到处收预收款,这笔钱花光了就跑路了。

非典之后,新东方就有了一条规定,账上的现金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如果全部学员突然退学费,钱是足够的;第二退完学费后,还得够给所有员工发工资。很多人说我保守,包括新东方内部的人,但我坚持这么做。就算倒闭破产了,也要干干净净地走人,不能欠帐。如果一百万学员同时退课,那就是几十亿的现金,以新东方现在的体量,现金流不能出现任何闪失。

大牛时代网:除了技术和现金流的保证,疫情期间新东方的内部组织架构是否也进行了调整?

俞敏洪:是的,所谓组织架构调整,就是所有部门已经不再有界限,新东方组织部门被彻底打破,什么地方需要人,从任何部门都可以抽调,目的就是保障一百多万学生在新东方在线课堂顺利上课学习,保证所有的老师都能出现在学生的网络教室里。新东方也有老师因为回到了家乡就出不来了,老家在农村信号不好,但他要通过视频给学生上课,就从家里跑出去半小时,跑到有信号塔的地方,期货配资主账户冬天坐在麦田里给学生上课。

非头部企业会更加困难

大牛时代网:根据您对疫情判断,今年新东方的规划会有哪些变化?

俞敏洪:变化有两个。一个是,保守估计,要等到5月才能恢复线下授课,所以全部业务还要在线上维持一段时间,系统和设备升级还要进一步加强。

另一个是,经过这次疫情,重新回到线下的学生和家长都已经熟悉了在线学习的方式方法,老师也适应了在线授课,目前正在计划,可能在今年暑假以及春季的后半期,主动把系统转变为线上线下完全融合的教学和产品系统,最后形成线上线下的无缝对接。

这一个月的考验,新东方把原来可能需要两年时间去做的技术升级和改造一次都做了,也看到了这个自有直播平台可以在教育领域做更多的事情。

大牛时代网:平台类、科技类的公司也在快速进入在线教育市场,这类公司是否有可能成为在线教育的头部企业?

俞敏洪:在线教育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条,需要包括云、硬件设备等方面的 技术支持,但平台或者技术公司把自己做成一个把产品、内容、教学、系统结合起来的,纯粹的教育公司的可能性不大。虽然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专长,比如流量平台,但流量本身并不等于客户,客户本身也不等于教学质量,教学质量也不等于教学效果,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系统性的体系。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把所有领域都自己做了。未来的商业模式肯定不是一家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新东方已经与科技公司合作,以后也会有新的合作。

大牛时代网:2020年,是否会有更多的教育公司倒闭?

俞敏洪:肯定会,这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有一些中小型机构,本身品牌度不高,没有搭建在线平台,如果学生退课比较多,经营就会遇到困难。第二种情况就是,疫情结束后,线下教育又回转入新一轮的疯狂投入和抢生意,如果投入了又抢不到生意,现金流就会断。

大牛时代网:那是不是意味着头部企业会有更多机会?

俞敏洪:投入方面,肯定是大的教育机构更有优势,疫情之后学员肯定会更倾向于选择头部企业,这样会更有保障,非头部企业会更加困难。

大牛时代网:疫情会给在线教育行业带来哪些变化?

俞敏洪: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优点和缺点被看得更加清楚,过去没有接触过在线教育的家长发现在线教育可以作为一种教育的补充形式,有些家长又会觉得在线教育对孩子的眼睛、身体、注意力也多少都会有影响。纯粹的在线教育公司、纯粹线下公司都会存在,真正有效的方式、家长最能接受的方式可能就是OMO模式了。所以,未来线上和线下教育不再是单纯的竞争关系,而是互为补充。

大牛时代网:未来3年,新东方线上线下业务体量的比例,大概会是多少?

俞敏洪:目前新东方线下体量比较大,已经达到300亿元规模了,而在线教育目前是十几亿元,3年以后线下与线上的业务体量比例可能会是3:1左右,比如一年总收入500亿元,可能有300多亿元来自线下,100多亿元来自线上。

我一直认为线下的面对面教育对孩子来说非常必要,但是一部分家长还是会选择在线学习,尤其是三四线城市以及村镇,当然在线的增长速度肯定会比线下快,但是在3年之内应该不会超过线下。

大牛时代网:在线教育是否会对改变教育失衡起到作用?

俞敏洪:这次疫情之后,新东方会做一件事情,就是把在线教育系统全面的铺向农村地区,而且是公益的方式。目前新东方的系统让我看到,我们可以同时给10万名孩子上课,只要有手机就可以。现在农村孩子也普遍使用手机了,可以让这些孩子免费来听线上课程。随着5G的快速推进,网络课程可以极大地促进教育均衡。

大牛时代网:新东方等机构在“赠课”,您觉得从商业的角度看,这种行为有可持续性吗?

俞敏洪:这次疫情,新东方为两万个医护人员子女免费上课,就是一个老师只带一个班,班上10-20名学生的小班课,这种小班课的成本是很高的。

但是一般的赠课无论录播还是直播课程,平台大量分发对企业来说成本增加非常有限。赠课会让学生和家长体验到老师的水平,之后有一部分用户会愿意转成服务更细化、更周到的收费课程。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种行为是可行的。实际上,如果这些免费课程的质量够高,家长和学生也确实是从中受惠的。

最关心的问题是就业

大牛时代网:您还有一个身份是洪泰基金联合创始人,目前洪泰基金的主要投资项目有哪些?

俞敏洪:洪泰是一个财务投资基金,跟新东方自己做战略投资只投教育领域是不一样的。投资一家公司或者一个项目,主要看三个指标,第一是要能推动某一领域的发展,第二个是处于未来会出现爆发式增长的领域,第三个是科技与产业密切相结合。洪泰参与了一些政府的母基金项目,对当地产业的改造升级进行投资。

大牛时代网:2020年,您看好哪些领域的投资?

俞敏洪:我们最近就在讨论疫情过去后,基于线上的产业会有一轮比较快速的发展,同时线下的那些能够使人们心情得到舒展的消费也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比如旅游以及场景式消费。我个人判断,未来人们会更加愿意逛那种综合性的大型商场、游乐场,或者消闲的地方,咖啡店、茶馆、饭店在疫情结束以后也会有明显的消费反弹。

大牛时代网:疫情对很多行业、企业都产生了不小影响,您身边的企业家在疫情期间都做了什么?

俞敏洪:我在很多个企业家群里,这些企业家基本上都在忙着怎么样支援疫区,包括捐助。我认识的企业家,有的把自己的工厂改成了口罩生产车间,帮助国家一起抗击疫情。

大牛时代网:疫情对企业家信心的影响大吗?

俞敏洪:疫情不会对企业家信心产生根本性影响,国家及时推出的减免税费、贷款优惠、促进就业等政策对提升企业家信心都起到了作用。对于复工,还是应该在做好防范风险的前提下复工,新东方现在只有20%的员工到办公室去上班。要给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以积极的信号,这是非常重要的。

大牛时代网:2020年,您觉得经济会面临的主要风险是什么?

俞敏洪:对于消费,我一直认为不会出现所谓的消退,下半年的消费会在疫情抑制后快速反弹,消费总量可能还会报复性地再增加一些。

现在我最担心的还是就业问题,今年的应届毕业生人数又创新高,疫情会让一部分企业倒闭,还有一些企业会缩减招聘人数,这都会对就业产生影响。

还有一个问题是,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产业链的重要一环,疫情造成了不少对外贸易的工厂停工,订单丢了要拿回来就难了。全球产业链条上有很多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又跟金融风险密切相关。